楼兰.

♡ 语c爱好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自己卡桌子里被追杀索性蹲下了  小丑大兄dei打了我四五次都拍桌子上了  最后放弃我了  太心疼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既见君子  乐且有仪.〗(下.)

*此文架空历史,不喜者慎入.
*此文非常的长,有上部,不喜者慎入.
*此文幼儿园大班大队长手笔,不喜者慎入.
*此文略显CP文有可能还P不上,不喜者慎入.
*此文建议往后看,赢华rap上线,不喜者慎入.
*架空大秦,现代大学梗,是自家相国著文的番外,并且艾特寡人张子. @楚妤倾
————————————————————————
中午张仪刚刚回来时,嬴驷刚撂下电话,听着是像在订什么东西,张仪没管那么多直接扔下背包就往上铺爬,电梯人实在太多,挤不进去只能爬楼,这爬楼爬的如同长征.

气喘吁吁的张仪直接大字仰躺在床铺上.
  “夸嚓—.”
张仪瞬间困意全无,但是又不敢直接起身,躺在下铺的嬴驷本来说的正香,听见声音瞬间睁开了眼睛.

张仪迟迟坐起来才回头看,伸手先在被子上摸了摸,觉得像瓦片,之后便缓缓掀开被子一角探头去看,真是一堆碎瓷片,不过粉嫩嫩的,里面还有一个黑色绳子牵青燕的项链.

拿起来之后,张仪歪头看着,正想着这项链怎么这么熟悉,张仪心想这可真丑,嬴驷闭上了眼睛继续卧着发话.
  “送与你.”
就说熟悉,果真没猜错,张仪见到这个项链好多次,每次都不是干一些什么正经事.
  “送我? 诶? 今天是什么日子,嬴驷同学终于知道要爱护其他同学了吗? 都为人,我们要互相迁就,互相理解,不要互相伤害,互相争斗balabala...”

嬴驷额头上的忽然青筋暴起,随手拿起银行卡包就向上扔去,砸的上铺木板直娇喘,张仪只好安静乖巧.jpg.

张仪拿着项链仔细观摩着,没有问因为什么送他东西,但是张仪的确打算收,大不了以后在还给他,而嬴驷的确也是送出去,不再要回来的打算.

送他比较安心,那个项链给他不比给女生会更加珍惜至极.

嬴驷并没有回他什么话,只是轻笑两声,结果整个寝室都跟着大笑起来,张仪懵的一问.
  “笑什么阿,还笑,我说的不对吗?”
结果笑声更大,传遍寝室内外,嬴驷起身站起来,浩亮狐眼再现,仰头看着上铺,之后走上铺阶,勾勾手指示意张仪向床边坐点.

嬴驷从他手中拿过项链,掌按在那人的肩膀上好控制,双手捏起项链两端给他系好,笑意渐深附上张仪的背,轻轻用四指拍了拍,便走下去躺床上继续睡觉.

这一动作使得张仪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不是羞涩就是感觉怪怪的,张仪不自然的用食指挠了挠鼻梁,低头看看颈上的项链也就躺下睡觉了.

嬴驷张仪两人的动作并不会引起寝室任何人的任何不适,先不说两边的朋友都了解他们,况且,所有人都知道嬴驷打的什么电话,并且为什么送家中信奉的青燕项链给他.

可能,这个时节就适合搞对象(春心荡漾)吧.

傍晚时分,龙门的大门如同一个喊着‘大爷  来玩阿~’的雏菊向何处盛开.

龙门是一个能让大一大二学生扎堆的地方.

不是大三大四不想去,而是正在和高数热恋.

这里拥有着成百上千能够吸引你东西.

最著名的就是,有用缸喝酒的酒吧让你啤酒兑白开水二两不过岗,醉生梦死;有摆放编钟的K厅让你出门就幻听接近聋,清新雅致;还有挂着国画的电竞让你学的梅兰竹菊,谦谦君子;当然...

还有猗蔚.

大学的夜生活极其美妙,学校既然不给苗头没有搞头,那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寻找活头.

嬴驷和一楼层一行人打了个公交大巴的,夜晚一如既往的到来,因为今天是重中之重,虽然每天对于嬴驷来说都是十分重要,但今天特殊,这一系列十分帅气(不要碧莲)的人打着嬴驷地位的旗号到这个地方消遣,就以为是嬴二代请客,真是当局者迷,不当局也迷,好迷.

临走时,嬴驷用正统的陕西方言(嬴氏无赖方言)给嬴虔高级管理讲师的请假理由是‘张仪又饿又渴(饥渴难耐),没水喝难免浑身燥热(干柴烈火)祸害别人,同一个寝室,不忍心看他生病(欲火焚身),就给他拿了一包喝的,医院的病诊是,误饮冷冻剂入院’.

嬴虔脑中直接想起了满脸打码时的自己弟弟和某教授,果决同意.

迈上龙门瓷砖第一步,就听见身旁四处响起甜如蜜的女音.
  “欢迎光临.嬴少爷——.”

此处富丽堂皇,雕梁画栋,和金卡映出的颜色到很是相称,这一行人走去吧台定间,结账时,秦富二代让他弟弟随手拿出新华大字典的卡包...

常不常客不知道,反正有VIP金银铜铁塑料卡.

包房里声音太过嘈杂,干听着蹇平在前面表演B-box,星辉喷洒而下满地吐沫星子,张个大嘴好像要吃麦克,然后就是赢华的尬舞.
  “咔—.”
茶几收到了天使的临幸.
  “噢漏!!哥哥哥!!茶几坏了!!”
  “嗯——.”
嬴驷一脸淡漠,早已经习惯小(堕)天使的摧残。
  “哥我兜里...好像有一瓶哥俩好你说能管用吗...?”

其实嬴驷并不是很爱什么人多热闹,首先先不说自己认定一定要来这个聚会,其次主要还是不想在寝室看见一些卫鞅教授送与满满一床砌墙的板砖,尤其是各个上刻着的三个大字,‘法律学’.

卫鞅教授必定随时抽查,嬴驷必然未雨绸缪,真是让人想想就头大。

你卫鞅教授怕不是在为难我驷鹅。

为了避免再想这些没有用的,只能和身边的人聊天分散注意力,【系统提问】左侧公孙衍,右侧张仪,请选择。
  “犀首—.那个饮料,递给我.”
嬴驷指尖捏着瓶口处接过,放在张仪的面前晃了晃,示意要给他,见张仪面色红润满脸堆笑的,一眨眼同样也弯起眼眸和礼貌不同,黑色不见底的瞳孔好似要将他尽吞,待张仪接过双手攥紧玻璃瓶,便回应嬴驷一声致谢.
  “谢谢下铺~.”

为什么这么做,张仪因为的确浑身燥热喝了一包东西,也是勿饮,只是单单的把妇炎洁当成了安瑞克,至于为什么男寝有妇炎洁,可能当初就买错了,毕竟同在一个店卖,小袋都是方块的.

张仪还一脸不知所以的眨着大眼睛喝着饮料,嬴驷就这么坐在他旁边靠着沙发背,静静地看着他.

不一会,一阵歌声响起,赢华喝着水大声吵吵.
  “上厕所上厕所!!集体上厕所!!”
一行人跑了出去,层叠的趴在门框,就看着门框子外一排乌漆麻黑的眼珠子,油头发,张仪懵逼的指外边刚想回头问嬴驷怎么回事就被捂住了眼睛,嬴驷低声在他耳畔道一句.
  “别动——.”

随着歌声的接近,声音越来越大,是另一只粉猪里放的生日歌,赢华一挥手就拍掉了,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嬴驷和张仪好像在哪见过这个声音.

赢华成了众矢之的,受着门外所有人的唾弃以及推蛋糕要进来服务员,赢华没有办法,果然今天不能提厕所,不能受万人唾弃,开始挤眉弄眼rock脸蹦进去唱rap,司马错和蹇平也在两侧配B-box,三个人寻找自己的镜头为自己带盐.

  “hey,look me!  one.. two.. three!Go!!  我想要引起注意  就好像病毒瘟疫.我曾经几度回忆  老师的话如同放屁.  是的没错.  我买不起绿源电车  一不小心还会挂科  天天大话胡扯  活得就像loser.  而张仪曾经迷茫  呆呆等待辉煌  甚至看不清社会现实  乖乖幻想免费果实  梦想随着被现实碾碎  他却总还在大睡——!当然,之后他碰见了我哥.”

赢华最后一句用平静的语气看着嬴驷张仪两个人说出来的,让嬴驷哭笑不得,但是还没有唱完.

  “NoNoNo..No!!  and go.  我哥那个管理者  死要面子不嫌热  悠然自得  增强自我  度过浑浑噩噩.  自己走的路自己走  别害怕也别发抖  无衣悠悠  老秦赳赳  高举双手  来罐啤酒.  只为  自己代言!!!——♪.  我们拿起水性笔  手枪准心瞄准你  脑袋高烧像小米  大秦帝国第一!!!无可匹敌~!!!♪啊呜~!!!——”

等着没等赢华嗷呜完,司马错就把他给搂脖子勒下去了,嬴驷继续轻轻捂着他的眼睛,一直没松手,张仪感觉一阵光亮渐渐靠近,星光点点.

嬴驷特地定做这个十六寸的,感觉一定会给张仪一个惊喜,手便缓缓放下来了,张仪眼睛慢慢睁大,这一看一定是给他惊住了,张仪看着面前的东西迟迟开口.
  “好大的...月饼阿.”

如果一直是这种日常,岂不安逸,茫茫宇宙,星河灿烂,浩瀚无垠,万物皆存,存黑即对白,留攻必相红,天下无之一日安宁,看似平静,实则混乱,动荡,所以才想早早平复,至永宁,不如搞对象.
                         ——嬴·亚历山大·鬼话连篇·都是对的·驷.
———————————————————————结.
番外到此就结束了.

祝各位宝贝er中秋快乐.
祝公父商君青山不老(?)
祝疾弟华弟永垂不朽(??)
祝寡人与张仪越来越聪明可爱机智善良勇敢无畏天生丽质霸气侧漏邪魅狂拽智商超群极具魅力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彬彬有礼天下无双眉清目秀吹弹可破人面桃花英俊潇洒气宇不凡玉树临风仪表堂堂风流倜傥面如冠玉风度翩翩美目盼兮清新俊逸酷到爆(黄豆微笑).

〖既见君子  乐且有仪.〗(上.)

*此文架空历史,不喜者慎入.
*此文幼儿园大班大队长手笔,不喜者慎入.
*此文略显CP文有可能还P不上,不喜者慎入.

*架空大秦,现代大学梗,Lo主凌晨四点犯病所著,是自家相国著文的番外,并且艾特寡人张子. @楚妤倾

—————————————————————
一早起来,看看这晴空万里,百鸟齐鸣,真是适合搞对象,小秋风带着叶片徐徐从窗吹进,刮动着挂在某人床头的黄色纸张,但,那只是黄历.

赢华睡在上铺,听见纸页沙沙响动才想起要看便直接蹦了下来,穿着袜子在打蜡的地板上蹦也是很有心,免不了让他和地蜡亲近暧昧.
  “阿!!!——..”
赢华用双手揉了揉屁股,想着一天起始就摔了个托马斯回旋,然后,他脑中突然出现一个系统提示,不祥之兆,所以赢华小天使感觉这是一个不好的征兆.

但赢华骨子里并不迷信,不过有看黄历的习惯,是纯熟看热闹,依旧今天也必定一翻.
  “宜...送礼、庆宴、嗥歌、尬舞、挖坟、婚嫁、外浪??? 忌是什么? 忌...上厕所???”

赢华看到这里果断的在寝室内不顾他人大喊一声.
  “哥!!!你今天多喝水!!!”
其他人都在水房洗漱,嬴驷觉轻习惯性起得早,正在寝室安静地看书背文章,刚刚拿起热咖啡准备喝,听见隔壁一声狮子吼,条件反射一攥拳,手中如玫瑰的纸杯真是美极了.

赢华被灌了五桶雀巢咖啡才有机会解释,一解释又被灌了五桶咖啡伴侣.

嬴驷翻动着纸张,风吹动着颈上的青燕吊坠与锁链摩擦铮铮,抬眼一想直接走回自己寝室,赢华抱着肚子一脸懵地抚摸哪吒伴侣,不知其由.

嬴驷回到寝室把自己的项链解了下来,但是考虑送礼的话也不能直接这么给阿,但是礼盒长相都很low,但是驷鹅很聪明,他想到了小猪存钱罐.

项链放进去后,嬴驷正大光明的掀开张仪的被子,把存钱罐塞到了床铺正中,又正大光明的盖回去,之后便走去落地窗前坐下,依然看书等待着某人回来.

一个人接着一个人洗漱完毕,连连走进来,各干各的,收拾书籍,穿衣服,准备上课.

但是只有张仪迟迟不回,嬴驷有些疑惑,张仪去哪了,嬴驷决然去找一找,于是把书扣放在床上就去水房找他.

张仪穿着浅灰色的睡衣背对着门口一动不动,嬴驷见没有声音便走了过去,结果突然传来响震天的呼噜声好像要窒息,嬴驷略带嫌弃的后撤了一下脑袋,见张仪闭着眼睛,左手握着牙刷杯,杯里的水倒了一拖鞋,右手拿着牙刷柄,牙刷头还含在嘴里,满口泡沫子往外冒,他就这么站着睡着了.

嬴驷面无表情的伸出食中二指在他额头上轻轻一弹,但是,没管用,张仪叼着牙刷用右手随便一挥打走了嬴驷的手继续睡,嬴驷见状突然眯眼微笑,一睁眼眸拽这他口中的牙刷向外一薅使劲跺脚一吼.
  “诶!!”
张仪还在梦中神游,突然一下子可被吓了一跳,被牙刷向前一带,喷一镜子泡沫,弄得他弯着腰直咳嗽,张仪直起身有苦不敢言,屈指用指节蹭了蹭嘴角,眼泪婆婆的委屈极了.
  “你做什么阿..”
听着他的反问更加怒气不止.
  “做什么—.吞了牙刷你就感激我了,含着!”
嬴驷冷漠地把手中的牙刷塞回张仪的嘴里,瞥过一白眼披着大衣就走回寝室,但是给张仪弄得一头雾水,回头看着嬴驷的背影,想着大清早脾气怎么这么冲,是不是谁又惹他了.

于是回到寝室的嬴驷一脸淡漠的掏出手机,上Lofter、上知乎、上百度知道开匿名新建小号,提问‘女朋友是个傻子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悬赏币500$.

张仪洗漱之后悠闲的走回来,无意抬头看了下时间,突然发现要已经迟到十分钟了,那他刚才的确应该感谢嬴驷.

张仪赶忙换了身衣服,拿上背包就走了出去,从他回来嬴驷手中捧着书却一直用淡漠的眼神盯着张仪,脸上写着‘你要不给我感谢你就得给我道歉.’,但张仪一直没感觉,直到走出去才觉得背后发凉,连连退回来好几步看向嬴驷,发现还在盯着看.

嬴驷表示一发怒如同嗜血的狼,超凶,生起气来连我自己都咬你竟敢就这么走了,放肆.

张仪无奈只好回以僵硬的微笑,用洪亮的声音,清晰的口条道了两声.
  “谢谢.”
就急急忙忙的走了,嬴驷其实一直也没生气,只不过就是有那么一点不愿意.
—————————————————————
只分上下两部,下在相国发完正文5、6之前应该是不会发了.

嬴二代会给你fafa的.🌹

#语c第一人称自戏#

#司马懿#

#知音难觅  知己难寻#

厮杀BGM:出鞘
回忆BGM:锦鲤抄

  -观空硝烟弥漫  战火纷飞  火光冲天云霄好似行走与水火朝阳之间  双目略些戾气望着箭雨从身边擦过  也可是心存不甘  士卒只得四处躲避  痛苦哀嚎不断  耳畔旁落得嗡嗡作响  狂风如似匕割  与铜铠擦动发声铮铮  盔甲血肉与熊熊烈火混为绛褐色  带之焦糊气味十分刺鼻  身旁好似幽魂状烟雾皆弥漫于此  渐与灰霾天空融为一体将要塌陷压迫至首  眼神如仇视穿梭流失  射望与山顶  攥紧手间兵刃咬紧牙关  虚弱无力只得单膝跪至  持撑剑尖抢地控制身躯  剑身曲映回自样貌  情形着实令人窒息  作呕  征战一生直到白丝华发怎可甘心于此  但却又觉真只是天命难违  后记史书当会如何记载?

  命里有时终须有  命里无时  莫强求.

  念起所他人言  谋事在人  成事非在天尔  成功乃自身争取  拼搏半生已至平头甲子杖乡之年  怎能就此作罢  思绪波动万千  眼前浮现出一幕幕虚无画面.

  赤壁之时  设铜雀台 举杯邀月  对酒当歌  而赤壁后之惨败  魏王雄心壮志未酬  挥旗立爵高属  虽老骥伏枥  可以诗明志    后而军政愈加庞大  若此刻能留所一命  定与如此.

  “风萧萧兮  易水寒;壮士一去兮  不复还;风萧萧兮..”

  耳畔传来阵阵歌声  音律直冲云霄  浩荡长鸣  传染千里之际  也同刺于心底以此明志  与蜀汉势不两立.

  ‘对酒当歌  人生几何?  魏王阿  仲达..了局已矣  这将便去看望.’

  忽念此次地窄险要  四面已遭伏  便觉无生还可能  如许也不肯亡于蜀等刀斧之下  持之剑器  心如肤似撕裂  竭力站起  挈起一挥便置颈上  眼眸如利刃  丝毫不存眷恋何  不顾身旁儿与将士等劝说  可心留不甘迟迟未动  欲行时  恍惚间却已乌云密布  忽而一阵雷声使得神游回尔  持刀望空  睁着眼眸觉略不可思议  又闻身旁祈求上苍快快下雨  而后果真实现便下起瓢泼大雨盖灭了火焰  心顺平静  回身速唤儿与将士狼狈逃脱.

  至军营内  灰暗后月光乍现  促膝士坐于案台前  望至远空  星而将沉  后之传音来报  卧龙眠于五丈原  退避士卒后  神情虽已自若盯着竹简书文 其心却念与长远  此刻如似以观沧海  却非惊涛拍岸  而似阅水平如镜即观已面相尔  心怀绝非仅是一战之胜  知路途坎坷且遥远  似薄雾萦绕荆棘落之悬崖竦峙  而己身却如一颗屈生在此之间的芽孢  颅首之上唯有雄鹰盘旋  头顶不至天空  脚踏不实黄土  随时欲于摘下至与喂养幼鸟或于救急他人  只执棋者才知哪步可行  为棋者却不知将被落哪步  纵使执棋者弃卒保帅  可何曾知是否为输那方  所掌控己命  唯有自保  而不真于贪图高爵.

  念  曾几何时  那街亭笑话似威胁如约定  空城之下  城门半开半掩  老翁持帚  空城之上  二童而立  一手羽扇  一手短剑  于一人身旁  那人凭栏而坐  焚香操琴  身披鹤氅  首裹乌丝纶巾  指下乐于高山流水如觅知音  高声昂曲  琴弦韵律虽起伏却波澜不惊  忽如闲云野鹤  自得其乐  驾马于万将之前  眉目舒缓  闭目倾耳而听  末了一音  速启目而望  此人微微一笑  便知何意  攥紧缰绳后而一牵  长啸号令便迅速撤走.
  
  “中计矣!速撤!”

  记  时适才复职未久焉  魏明帝登基也未久  知曹氏皆顾及于己  唯有蜀汉乃魏之大敌  屠城可真为易如反掌  可后之又当如何  己身必不得重用  无人可与魏抗衡  只得权衡利弊  留于人也  所牵制存亡  念  那人一笑  知似千问百问.

  ‘屠城后可长命乎?’

  平定叛乱已久  归回后之  已入深秋商序  独自倚于桃花树下  备于一瓷壶双酒爵两颗青梅  心存嗟叹惋惜  如此千载难逢心照不宣  已一去不复返  酌酒低吟  观地  落红成阵  举杯高扬  望空  落英缤纷  观桃树枝叶依旧茂密  拿至唇旁欲自饮  一叶粉瓣落入樽中  惹起酒酿阵阵波澜涟漪  笑意渐深后之便一饮而尽.

  念此生以冢虎为号  只望留与后世人  笑谈茶余.

#自己写完已在空间挂之久的虐心小段er#

#军师联盟##修懿邪教##策瑜#

一世轮回.
-----------------------------------------------
司马懿问老天.“杨德祖在哪? ”
老天回道.“早投胎了.”
-
司马懿疑惑.明明说好会在这里等他.
-
司马懿便问老天.“投胎到了哪户人家?”
老天只好回答.“投成了尚方谷那场大雨.”
-----------------------------------------------
周瑜问老天.“孙伯符在哪?”
老天回道.“早投胎了.”
-
周瑜疑惑.明明说好会在这里等他.
-
周瑜便问老天.“投胎到了那户人家?”
老天只好回答.“投成了赤壁那场东风.”
-----------------------------------------------

人民的名义语c群宣
刚开的群,确定不来吗?等你来玩🐣

剧组:人民的名义
剧情记录BGM:【Victory】
歌手:Two Steps From Hell
人物介绍BGM:【Breath and Life】
歌手:Audiomachine
▼▲▼▲▼▲▼▲▼▲▼▲▼▲▼▲▼▲▼▲▼▲▼
  俯空望着汉东省都市外表车水马龙,华灯璀璨灯火辉煌,实则徒有其表繁华落尽,视角切换至一条街道,却处处鸣笛警声。
  ‘我们是人民当家做主的国家,一切权利属于人民。’
  夜幕降临许久,在一处老式居民楼旁,目视匆匆走在最前一人的背影,威声令下“行动。”身后随之带领着许多正气凛然的同志走向楼上的房间。
————————————————————————
  ‘一切权利为了人民。’
  在那幢大楼的电梯内,听见电梯门到层之后叮的一声,眼眸停在了英气的马尾辫上,随之走出去,目视身下整齐又干练的一套套制服,向前走去侦查出动,职业展示性拿出证件给别人观看,示意特令办公。
————————————————————————
  ‘我们要把人民赋予我们的权力,真正用来为人民服务。’
  现在楼道里防盗门的一侧,待他开门后,一手甩出一张印析清楚白纸黑字的条令示人面前。
  “搜查令。”
  后之直接收起带人走进去。
  “我们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的。”
————————————————————————
  ‘公生明,廉生威,为政清廉,才能取信人民。’
  面对着豪宅里整整一墙的现金有些惊愕,听他言语回过身掀开蚕沙被褥发现还有更多更多...
————————————————————————
  警车排列整齐划一,停在离高速公路进入机场的收费点不远处,待那些人下车之后向前走去,拦截一处,等待着那辆黑色的奥迪...
————————————————————————
  ‘不管查到什么人,不管是哪一个级别的干部,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
  那厂内火光冲天,好些员工身涌巨火焰,嚎叫不堪,其他工人们人心惶惶四处窜逃...
  警察局内外一片哗然,一个黄毛双手拽着铁门栏杆缝隙里望去喃喃自语,语气待着一些匪夷所思。
  “难道真是我爸放的火...?”
▼▲▼▲▼▲▼▲▼▲▼▲▼▲▼▲▼▲▼▲▼▲▼
  一切回到一处简廉的办公室内,那一把手庄重直身倚靠坐至在沙发后椅上,手一指那对面的人,下出命令“汉东省的反贪工作,从今天开始,上不封顶。”
  ‘我是沙瑞金,中共汉东省委书记,廉洁奉公,勤政为民,遵从党和人民追查腐败。’ ————————————————————————
  望那人直身而立站在反贪局指挥处,双眸微微一弯,面对领导,正气磅礴,提出了言论“打铁还得自身硬,党和人民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我,我能辜负党和人民么,不能。”
  ‘我叫侯亮平,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侦查处处长,现在有个棘手的案子要我来办。’
————————————————————————
  眸视他背影,站在面对各处记者以及闪光灯遍布的会议案台前,言行必果,双手支着桌面俯身提言刚毅回复着记者的提问“政府现在所要做的,就是有腐,必反,有逃必抓!”
  ‘我是李达康,汉东省京州市委书记,要用行动践行我们党从人民中来到人民中去,为了京州四十八万百姓,必须改革!’
————————————————————————
  正目那人侧脸,坐在常委会上的椅子上,面带从容,严肃的指出问题“为了自己的政绩前途可以不顾一切,对贪腐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即便有了确凿证据,也是就事论事绝不牵连,就是对贪腐是一种纵容。”
  ‘我叫高育良,汉东省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我们为官用权,这心里要有杆秤。’
————————————————————————
  见那人脸庞冷酷,侧身持枪站在山水庄园中,面对着面前看似远又近的标靶,开了几枪把把种十环,蓄谋已久,心怀叵测的对着身后的人冷语“英雄在权力面前是什么呀?工具。”
  ‘我是祁同伟,汉东省公安厅厅长,无欲则刚,人要审时度势。’
————————————————————————
  视角清奇看她,文雅的卧坐在山水集团别墅主卧内,拿着书籍翻看着,保持着沉稳大气,隐藏着从未被发动过的内心向床边的人谈心“要是想从底层迅速爬上来阿,社会地位不容小觑呢。”
  ‘我是高小琴,汉东省京州市山水集团董事长,你说,他们到底是姓蒋还是姓汪。’
————————————————————————
  观他眉目,有些心神不宁坐在临时召开会议上,面对高官,不畏强权,廉明正直讲述观点“我倾向由我们检察院立案侦查,拘!”
  ‘我叫陈海,汉东省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局长,这个城市官场存在黑暗端倪。’
————————————————————————
  观一人表情随和,倚靠在车的一侧,双手环抱胸前等待着号令,随之耳内的蓝牙适配一阵响动,按着侧键通话,飒爽无畏,施放号令“准备行动。”
  ‘我叫陆亦可,汉东省检察院反贪局一处处长,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刚正不阿,清正廉洁。’
————————————————————————
  瞧过那人眉眼紧凑一起,坐在自己办公室内的沙发上,以拳抵唇垂眸望着手里的汇报情况,忽然听见怀里的电话一阵震动,接听之后,沉着冷静,正气吩咐“给我压住了阿,不许胡来!一定要保证群众安全!”
  ‘我是赵东来,汉东省京州市公安局局长,面对人民阿,权力巨大,责任就重大。’
————————————————————————
  站在反贪局指挥中心大屏幕前,缅怀老同志,将真理娓娓道来“不论你做什么工作,不论你的职位高低,我们具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人民。”
  一处,灯火阑珊,白驹过隙,那缓缓握紧的拳头...又代表着什么...
▼▲▼▲▼▲▼▲▼▲▼▲▼▲▼▲▼▲▼▲▼▲▼
  人名的名义。

在这个反腐倡廉的社会,我们将能否有克制力克制住自己的欲望?克制不住?没事,我们帮你,一起出道🐣
欢迎加入汉东省男团。
群号码:638067698
在重申一遍638067698
再说一遍638067698
等你加入。

(朋友在夜市照的)这些小同志怎么做上这种事了 还不如和赵德汉学抠脚

  【军事拷问】(ooc属于我,语c向,虐梗,第一人称视角,理科生文笔,达康被诬陷←,是随便一写凑梗数的,也没有太认真,不喜轻喷谢谢)
——————————————————
  ‘人们常说..阳光的亮度再透彻..世界也依然..拥有黑暗。’
  岩台的秘密拷问室里,水管因至潮湿寒冷已经锈蚀遍布,房间角的地方已经衔接不严,流出砖红色的水珠,滴答 滴答就这样缓慢又无情的滴在地上,钢筋栏杆外,西边那轮残月仍未落下,万物俱寂,天边幕帘泛着深深墨色,渐渐太阳升起,初阳刺眼的光芒从窗内照进,直射眼眸,皱了皱眉头眼眸缓缓睁开,微微眨动了一下眼皮,眼神朦胧的抬眸望去,迅速目入眼帘的是那穿一身警服,抱着个棒子站在对面看着自己的一个壮汉,从上周至今,京州市被最中央高检反贪总局查出来一批黑脏巨款的商人向手下区长等官员行贿,然而至今为止自己就一直被拷在这个木椅子上,他们无凭无据就把自己关押在这谁都不知道的鬼地方,据说是他,那个一把手听从了中央命令下达的拘捕令,连他都不信,还真是让人有些恼怒。
  “干什么呀..阿?问你话呢赵东来!你想干什么呀?!”
  看着对面那个人,口口声声说着不是他的本意,还一直在道歉,如今这些话又有什么用,真是要崩溃了。
  ‘那么小心翼翼阿.. 保护我这个脆弱的翅膀..遵 纪,守 法,遵从党,遵从人民,最后呢?折翼了!!’
  “赵东来我跟你说,你别杵在那当个吃干饭的,我就把话搁这er,出去我照样把你拿下来!哦,汉东省内些贪污行贿的放着不抓,偏偏来抓我!我是行贿了是受贿了!凭什么让我顶包!什么玩意er!”
  一口一个气话说着,身后手腕上的冰冷感觉一直在刺痛自己的内心,他 不是不相信,是不敢不相信,只能是宁可信其有,不漏抓一个坏人,听他们说什么有确凿证据都是屁话,还是有希望吗?决刑前还是想在给他打一个电话,深呼一口气后,垂眸看着那凹凸不平黯淡无光的水泥地,抿唇咽了口水想平静下来,咬下唇珠没望身前的人压着嗓音低着头低吟道。
  “赵东来,我  还想给沙瑞金打一个电话,我有事跟他说。”
  那身前的人也的确是对自己无可奈何,先让狱警把那冰冷的手铐打开了,从怀里掏出手机拨通沙瑞金的电话号码,依旧是熟悉的铃声,附过身,手肘支在腿上,双手窝在一起轻轻地敲打着额头,闭着眼等待着他能接电话,那手机一声震动让自己吓一跳,睁大着眼睛微张着嘴盯着面前的人与手机那边的人通话,赶忙身体前倾伸手想要过电话。
  “给我给我。”
  接过电话又是听到了那一声熟悉的问候,瞬间感觉眼眸中有一股热流在旋转,想和他解释,但是又怕解释不清,只觉咽喉一阵酸痛,手拿着电话却不知道说什么好,那边一直在问候的声音貌似这边已经短线,那边竟然说起了好像很无所谓的话。
  ‘他问是不是我,我没有回答,他又问,事情到今天这个地步后不后悔后就挂了电话,后悔什么?!我后悔什么!果然 阿,他信了,他一直只能服从!不能反驳!不过也对,因为个我阿?丢了乌纱帽?何必呢,不 值 得!况且没有什么沙李配了,早就没有了!消 之 殆 尽!高育良刚刚被判进去,十八年阿..十八年!脸面全无。’
  听着电话那边已经挂断的嘟嘟声,皱着的眉目突然舒缓微微扬起嘴角从心一笑,一手抚在大腿上,一手拿着手机,一脸笑意的对着已经不存在的电话里的人说了最后一句。
  “沙书记..我 失职。”
  直着身子从耳边拿下手机低头看着那手机屏幕,他的电话号码前醒目的备注,省委书记沙瑞金。说不上人心是难以叵测,只能说官高权重,只能听天由命等候发落吧,缓缓抬眸望向窗外,一阵对自己的嘲讽,真是后悔自己从未反驳无所谓的不作为。

  【双书记】(虐向监狱梗,语c类,第一人称视角,OOC属于我谢谢,不喜轻喷。前几天刚看完大结局,就想写这个梗了,不知道能不能写出来这个感觉,理科生阿,文笔不好。还想写下去,看情况,就说这些吧。)
————————————————————
  ‘可能是工作的关系,我以为 警局一直都是有人情味er的,即使不多,起码,稍些带点er.. 可是事实阿...只是想的太美好’
  微张着嘴穿着商务皮衣走进略微都有些寒冷的警局探望室里,坐在冰凉的木椅上,低着头微睁一下眼眸,双手抚大腿上摩擦取暖着轻抿唇叹了口长气,无意抬眸就望见他穿着橘色囚衣,手腕上扣着那硬邦邦的手铐被一个狱警带了出来便落下了嘴角,见他望着自己缓缓走过来,回过神赶紧拿起侧窗框上的连接电话放到耳旁想听他说话,也知道他是因为什么进去的,开始就知道,而且也不是期盼着什么,就是想听到他和自己说清事实好好解释,见他坐下来拿起电话后,没想到自己心里比等他说话都急迫直接怒目瞪着他开口骂道。
  “你疯了吧你!你当初说的党和人民上哪了?阿?!你当狗屁吃了!你可是大学 教 授 阿!我千算 万算 都没想到阿 你能干出这种事!高育良!你说话阿!怎么现在不敢了?我官衔er比你高了是不是 阿?!高育良!高书记 说话!”
  吼完一通之后,见他面不改色,还是那种从容不迫和深不见底的笑容,有些怒火中烧带着嫌弃的一手拿着电话一手隔着玻璃指着他继续吼。
  “呦呦,还笑呢,庆幸法官给你判少了是不是!阿!”
  他终于开口了,说道人民,他说他也是人民,而党,他叫了自己名字之后,就说道自己已经被双规了,看着他有些调侃似的笑掩饰内心的悲凉,但是现在已经后悔莫及。他说,他被判了十八年,可能会在监狱里度过晚年,让自己帮忙去照看他那些花花草草。
  镜片下还是那个礼貌性的笑容,已经进了监狱阿,已经脱离了官场他依旧,还是这幅面孔..即使再微笑的从心,依旧掩盖不了他心里所想的凄凉,而且突然听他说道被双规的问题,更加的点燃心胸的那团怒火,因为当初是他说过,人民是天,人民是地,这些高层管理干部要对任何人,负责。可是他呢?如今又在干什么?在监狱里服刑。
  “那是你 咎 由 自 取!哦 ,就你想要权利,别人就不想要了,你既然担负起了省委副书记的重担你就得对人民负责!对国家!对党!负责!!不是说!所有老百姓认识你之后就完事了!你当你影帝呢!何况!这个省!这个国家!不是你一个人就能说了算!知道不知道!”
  大吼着用手指使劲拍砸着大理石的台面,还没等说完,他带着笑意的表情变得越来越感伤,本想继续说下去,可还是缓缓闭拢嘴唇,喉结动了动想说一些安慰的话,却说不出口,咬紧了一下牙关。
  “放屁!中老年没过呢在这过晚年?!你又不是无期徒刑枪毙了!还照顾花草 出去自己照顾嘁!”
  有些不耐烦的瞥过他一眼,但是心里还是想着,早点出来,还能跟他勾心斗角挣上挣下。
  ‘什么酒逢知己千杯少 话不投机半句多  这可不是形容我们俩的,我才不愿意和他同台,但是,愿意和他相斗。真是 不是冤家,不聚头阿。’
  深呼了一口气,看向他,刚才不知道是不是有些情绪激动,那他也给得给我挺着。渐渐的使得语气变得柔软了些,但眼神依然尖锐的看着他。
  “今天来,不是找你打架的。我就是想问,高小凤到底!有什么!值得!你去对她这样 ?”
  问完之后半眯着眼睛,带着疑问,双手拿着电话凑进他已经有些沧桑的脸庞前,低音回道。
  “美色?”
  看他嘴角微微落下就知道单纯只是这个东西,瘪嘴抿唇瞬间靠后,瞬间指点着大吼。
  “行,你也是给我重新解释了什么叫做英雄难过美人关阿,你所谓的狗屁爱情,灰飞烟灭了吧高育良,阿?你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面 对 现 实!自欺欺人 有意思么?口 口 声 声!爱 爱 爱!你爱谁了?你连你自己都不爱!谈何别人!!”
  怒目圆睁的直身瞪着他,忽然想起当初自己和他刚任职,为的不是利益,不是内心那点肮脏,即使有阴暗,但是也没有因为谁的那点私利去说要改变人民的仕途还有自己的命运,那是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