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则天.

♡ 语c爱好者

〖既见君子  乐且有仪.〗(上.)

*此文架空历史,不喜者慎入.
*此文幼儿园大班大队长手笔,不喜者慎入.
*此文略显CP文有可能还P不上,不喜者慎入.

*架空大秦,现代大学梗,Lo主凌晨四点犯病所著,是自家相国著文的番外,并且艾特寡人张子. @楚妤倾

—————————————————————
一早起来,看看这晴空万里,百鸟齐鸣,真是适合搞对象,小秋风带着叶片徐徐从窗吹进,刮动着挂在某人床头的黄色纸张,但,那只是黄历.

赢华睡在上铺,听见纸页沙沙响动才想起要看便直接蹦了下来,穿着袜子在打蜡的地板上蹦也是很有心,免不了让他和地蜡亲近暧昧.
  “阿!!!——..”
赢华用双手揉了揉屁股,想着一天起始就摔了个托马斯回旋,然后,他脑中突然出现一个系统提示,不祥之兆,所以赢华小天使感觉这是一个不好的征兆.

但赢华骨子里并不迷信,不过有看黄历的习惯,是纯熟看热闹,依旧今天也必定一翻.
  “宜...送礼、庆宴、嗥歌、尬舞、挖坟、婚嫁、外浪??? 忌是什么? 忌...上厕所???”

赢华看到这里果断的在寝室内不顾他人大喊一声.
  “哥!!!你今天多喝水!!!”
其他人都在水房洗漱,嬴驷觉轻习惯性起得早,正在寝室安静地看书背文章,刚刚拿起热咖啡准备喝,听见隔壁一声狮子吼,条件反射一攥拳,手中如玫瑰的纸杯真是美极了.

赢华被灌了五桶雀巢咖啡才有机会解释,一解释又被灌了五桶咖啡伴侣.

嬴驷翻动着纸张,风吹动着颈上的青燕吊坠与锁链摩擦铮铮,抬眼一想直接走回自己寝室,赢华抱着肚子一脸懵地抚摸哪吒伴侣,不知其由.

嬴驷回到寝室把自己的项链解了下来,但是考虑送礼的话也不能直接这么给阿,但是礼盒长相都很low,但是驷鹅很聪明,他想到了小猪存钱罐.

项链放进去后,嬴驷正大光明的掀开张仪的被子,把存钱罐塞到了床铺正中,又正大光明的盖回去,之后便走去落地窗前坐下,依然看书等待着某人回来.

一个人接着一个人洗漱完毕,连连走进来,各干各的,收拾书籍,穿衣服,准备上课.

但是只有张仪迟迟不回,嬴驷有些疑惑,张仪去哪了,嬴驷决然去找一找,于是把书扣放在床上就去水房找他.

张仪穿着浅灰色的睡衣背对着门口一动不动,嬴驷见没有声音便走了过去,结果突然传来响震天的呼噜声好像要窒息,嬴驷略带嫌弃的后撤了一下脑袋,见张仪闭着眼睛,左手握着牙刷杯,杯里的水倒了一拖鞋,右手拿着牙刷柄,牙刷头还含在嘴里,满口泡沫子往外冒,他就这么站着睡着了.

嬴驷面无表情的伸出食中二指在他额头上轻轻一弹,但是,没管用,张仪叼着牙刷用右手随便一挥打走了嬴驷的手继续睡,嬴驷见状突然眯眼微笑,一睁眼眸拽这他口中的牙刷向外一薅使劲跺脚一吼.
  “诶!!”
张仪还在梦中神游,突然一下子可被吓了一跳,被牙刷向前一带,喷一镜子泡沫,弄得他弯着腰直咳嗽,张仪直起身有苦不敢言,屈指用指节蹭了蹭嘴角,眼泪婆婆的委屈极了.
  “你做什么阿..”
听着他的反问更加怒气不止.
  “做什么—.吞了牙刷你就感激我了,含着!”
嬴驷冷漠地把手中的牙刷塞回张仪的嘴里,瞥过一白眼披着大衣就走回寝室,但是给张仪弄得一头雾水,回头看着嬴驷的背影,想着大清早脾气怎么这么冲,是不是谁又惹他了.

于是回到寝室的嬴驷一脸淡漠的掏出手机,上Lofter、上知乎、上百度知道开匿名新建小号,提问‘女朋友是个傻子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悬赏币500$.

张仪洗漱之后悠闲的走回来,无意抬头看了下时间,突然发现要已经迟到十分钟了,那他刚才的确应该感谢嬴驷.

张仪赶忙换了身衣服,拿上背包就走了出去,从他回来嬴驷手中捧着书却一直用淡漠的眼神盯着张仪,脸上写着‘你要不给我感谢你就得给我道歉.’,但张仪一直没感觉,直到走出去才觉得背后发凉,连连退回来好几步看向嬴驷,发现还在盯着看.

嬴驷表示一发怒如同嗜血的狼,超凶,生起气来连我自己都咬你竟敢就这么走了,放肆.

张仪无奈只好回以僵硬的微笑,用洪亮的声音,清晰的口条道了两声.
  “谢谢.”
就急急忙忙的走了,嬴驷其实一直也没生气,只不过就是有那么一点不愿意.
—————————————————————
只分上下两部,下在相国发完正文5、6之前应该是不会发了.

嬴二代会给你fafa的.🌹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