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则天.

♡ 语c爱好者

  【双书记】(虐向监狱梗,语c类,第一人称视角,OOC属于我谢谢,不喜轻喷。前几天刚看完大结局,就想写这个梗了,不知道能不能写出来这个感觉,理科生阿,文笔不好。还想写下去,看情况,就说这些吧。)
————————————————————
  ‘可能是工作的关系,我以为 警局一直都是有人情味er的,即使不多,起码,稍些带点er.. 可是事实阿...只是想的太美好’
  微张着嘴穿着商务皮衣走进略微都有些寒冷的警局探望室里,坐在冰凉的木椅上,低着头微睁一下眼眸,双手抚大腿上摩擦取暖着轻抿唇叹了口长气,无意抬眸就望见他穿着橘色囚衣,手腕上扣着那硬邦邦的手铐被一个狱警带了出来便落下了嘴角,见他望着自己缓缓走过来,回过神赶紧拿起侧窗框上的连接电话放到耳旁想听他说话,也知道他是因为什么进去的,开始就知道,而且也不是期盼着什么,就是想听到他和自己说清事实好好解释,见他坐下来拿起电话后,没想到自己心里比等他说话都急迫直接怒目瞪着他开口骂道。
  “你疯了吧你!你当初说的党和人民上哪了?阿?!你当狗屁吃了!你可是大学 教 授 阿!我千算 万算 都没想到阿 你能干出这种事!高育良!你说话阿!怎么现在不敢了?我官衔er比你高了是不是 阿?!高育良!高书记 说话!”
  吼完一通之后,见他面不改色,还是那种从容不迫和深不见底的笑容,有些怒火中烧带着嫌弃的一手拿着电话一手隔着玻璃指着他继续吼。
  “呦呦,还笑呢,庆幸法官给你判少了是不是!阿!”
  他终于开口了,说道人民,他说他也是人民,而党,他叫了自己名字之后,就说道自己已经被双规了,看着他有些调侃似的笑掩饰内心的悲凉,但是现在已经后悔莫及。他说,他被判了十八年,可能会在监狱里度过晚年,让自己帮忙去照看他那些花花草草。
  镜片下还是那个礼貌性的笑容,已经进了监狱阿,已经脱离了官场他依旧,还是这幅面孔..即使再微笑的从心,依旧掩盖不了他心里所想的凄凉,而且突然听他说道被双规的问题,更加的点燃心胸的那团怒火,因为当初是他说过,人民是天,人民是地,这些高层管理干部要对任何人,负责。可是他呢?如今又在干什么?在监狱里服刑。
  “那是你 咎 由 自 取!哦 ,就你想要权利,别人就不想要了,你既然担负起了省委副书记的重担你就得对人民负责!对国家!对党!负责!!不是说!所有老百姓认识你之后就完事了!你当你影帝呢!何况!这个省!这个国家!不是你一个人就能说了算!知道不知道!”
  大吼着用手指使劲拍砸着大理石的台面,还没等说完,他带着笑意的表情变得越来越感伤,本想继续说下去,可还是缓缓闭拢嘴唇,喉结动了动想说一些安慰的话,却说不出口,咬紧了一下牙关。
  “放屁!中老年没过呢在这过晚年?!你又不是无期徒刑枪毙了!还照顾花草 出去自己照顾嘁!”
  有些不耐烦的瞥过他一眼,但是心里还是想着,早点出来,还能跟他勾心斗角挣上挣下。
  ‘什么酒逢知己千杯少 话不投机半句多  这可不是形容我们俩的,我才不愿意和他同台,但是,愿意和他相斗。真是 不是冤家,不聚头阿。’
  深呼了一口气,看向他,刚才不知道是不是有些情绪激动,那他也给得给我挺着。渐渐的使得语气变得柔软了些,但眼神依然尖锐的看着他。
  “今天来,不是找你打架的。我就是想问,高小凤到底!有什么!值得!你去对她这样 ?”
  问完之后半眯着眼睛,带着疑问,双手拿着电话凑进他已经有些沧桑的脸庞前,低音回道。
  “美色?”
  看他嘴角微微落下就知道单纯只是这个东西,瘪嘴抿唇瞬间靠后,瞬间指点着大吼。
  “行,你也是给我重新解释了什么叫做英雄难过美人关阿,你所谓的狗屁爱情,灰飞烟灭了吧高育良,阿?你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面 对 现 实!自欺欺人 有意思么?口 口 声 声!爱 爱 爱!你爱谁了?你连你自己都不爱!谈何别人!!”
  怒目圆睁的直身瞪着他,忽然想起当初自己和他刚任职,为的不是利益,不是内心那点肮脏,即使有阴暗,但是也没有因为谁的那点私利去说要改变人民的仕途还有自己的命运,那是疯子!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