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则天.

♡ 语c爱好者

  【军事拷问】(ooc属于我,语c向,虐梗,第一人称视角,理科生文笔,达康被诬陷←,是随便一写凑梗数的,也没有太认真,不喜轻喷谢谢)
——————————————————
  ‘人们常说..阳光的亮度再透彻..世界也依然..拥有黑暗。’
  岩台的秘密拷问室里,水管因至潮湿寒冷已经锈蚀遍布,房间角的地方已经衔接不严,流出砖红色的水珠,滴答 滴答就这样缓慢又无情的滴在地上,钢筋栏杆外,西边那轮残月仍未落下,万物俱寂,天边幕帘泛着深深墨色,渐渐太阳升起,初阳刺眼的光芒从窗内照进,直射眼眸,皱了皱眉头眼眸缓缓睁开,微微眨动了一下眼皮,眼神朦胧的抬眸望去,迅速目入眼帘的是那穿一身警服,抱着个棒子站在对面看着自己的一个壮汉,从上周至今,京州市被最中央高检反贪总局查出来一批黑脏巨款的商人向手下区长等官员行贿,然而至今为止自己就一直被拷在这个木椅子上,他们无凭无据就把自己关押在这谁都不知道的鬼地方,据说是他,那个一把手听从了中央命令下达的拘捕令,连他都不信,还真是让人有些恼怒。
  “干什么呀..阿?问你话呢赵东来!你想干什么呀?!”
  看着对面那个人,口口声声说着不是他的本意,还一直在道歉,如今这些话又有什么用,真是要崩溃了。
  ‘那么小心翼翼阿.. 保护我这个脆弱的翅膀..遵 纪,守 法,遵从党,遵从人民,最后呢?折翼了!!’
  “赵东来我跟你说,你别杵在那当个吃干饭的,我就把话搁这er,出去我照样把你拿下来!哦,汉东省内些贪污行贿的放着不抓,偏偏来抓我!我是行贿了是受贿了!凭什么让我顶包!什么玩意er!”
  一口一个气话说着,身后手腕上的冰冷感觉一直在刺痛自己的内心,他 不是不相信,是不敢不相信,只能是宁可信其有,不漏抓一个坏人,听他们说什么有确凿证据都是屁话,还是有希望吗?决刑前还是想在给他打一个电话,深呼一口气后,垂眸看着那凹凸不平黯淡无光的水泥地,抿唇咽了口水想平静下来,咬下唇珠没望身前的人压着嗓音低着头低吟道。
  “赵东来,我  还想给沙瑞金打一个电话,我有事跟他说。”
  那身前的人也的确是对自己无可奈何,先让狱警把那冰冷的手铐打开了,从怀里掏出手机拨通沙瑞金的电话号码,依旧是熟悉的铃声,附过身,手肘支在腿上,双手窝在一起轻轻地敲打着额头,闭着眼等待着他能接电话,那手机一声震动让自己吓一跳,睁大着眼睛微张着嘴盯着面前的人与手机那边的人通话,赶忙身体前倾伸手想要过电话。
  “给我给我。”
  接过电话又是听到了那一声熟悉的问候,瞬间感觉眼眸中有一股热流在旋转,想和他解释,但是又怕解释不清,只觉咽喉一阵酸痛,手拿着电话却不知道说什么好,那边一直在问候的声音貌似这边已经短线,那边竟然说起了好像很无所谓的话。
  ‘他问是不是我,我没有回答,他又问,事情到今天这个地步后不后悔后就挂了电话,后悔什么?!我后悔什么!果然 阿,他信了,他一直只能服从!不能反驳!不过也对,因为个我阿?丢了乌纱帽?何必呢,不 值 得!况且没有什么沙李配了,早就没有了!消 之 殆 尽!高育良刚刚被判进去,十八年阿..十八年!脸面全无。’
  听着电话那边已经挂断的嘟嘟声,皱着的眉目突然舒缓微微扬起嘴角从心一笑,一手抚在大腿上,一手拿着手机,一脸笑意的对着已经不存在的电话里的人说了最后一句。
  “沙书记..我 失职。”
  直着身子从耳边拿下手机低头看着那手机屏幕,他的电话号码前醒目的备注,省委书记沙瑞金。说不上人心是难以叵测,只能说官高权重,只能听天由命等候发落吧,缓缓抬眸望向窗外,一阵对自己的嘲讽,真是后悔自己从未反驳无所谓的不作为。

评论(6)

热度(43)